研究说,上网应该是一项基本人权

  一位伦理学学者认为,互联网访问应被视为一项基本人权,类似于全球健康与自由权。他的研究表明,在人类缺乏上网手段的地方,其他基本权利可能会受到损害。

研究说,上网应该是一项基本人权

  “互联网访问不是奢侈,而是一种道德人权,每个人都应在无监督且未经审查的情况下使用这种全球媒体,为无力负担不起的人们免费提供,”互联网全球道德讲师Merten Reglitz博士英国伯明翰大学。

  “没有这种机会,许多人就缺乏有效的方法来影响和追究超国家的规则制定者和机构。这些人在制定必须遵守的规则以及决定其生命机会的规则时根本没有发言权。”

  Reglitz的研究发现,在现代,行使言论自由和获取信息与互联网接入不可避免地相关。例如,在选举期间,社交媒体渠道充斥着政治辩论和通过人际网络共享的以政治为导向的内容。由于无法获得此类信息,也无法参与辩论,“离线”人员的言论自由将相对较低。

  为了强调互联网在塑造现代政治和社会文化景观中的重要性,雷格里兹列举了几个最近的例子,其中,在线运动和运动导致了大规模的变革。其中,雷格利兹(Reglitz)提到了“阿拉伯之春”(人们将使用互联网报道政府暴行),在美国针对警察针对黑人的不公正暴力记录,或病毒式的#MeToo运动,该运动解决了顶级性骚扰担任领导职务的男子占女性的比例。

  雷格里兹认为,只要有互联网连接,其他基本人权,例如生命,自由和免于酷刑,就可以得到更有效的保护。他认为,互联网访问至关重要,如果一个国家不愿意或无法为其公民提供这项权利,那么这应该是国际社会介入的呼吁。

  一些国家和组织已经在这方面采取了主动。印度喀拉拉邦拥有3500万人口,该州已宣布普及互联网接入是一项人权,并力争在2019年底之前保持这一价值。同时,欧盟计划为每个欧洲城市和乡村提供免费WiFi到2020年围绕主要公共生活中心。全球互联网接入也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一部分。

  据认为,全球70亿人口中有51%可以使用互联网。在过去的十年中,由于廉价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电信基础设施的发展,取得了巨大的增长。但是,要帮助世界另一半人口赶上世界,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挑战在于为这项事业提供资金-但这绝对是可行的。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最快的互联网和最新的设备。低成本智能手机上稳定的低带宽连接已足以满足基本的Internet访问和通信需求。

  Reglitz博士评论说:“普遍的互联网访问不需要花费大地的金钱–获得政治上重要的机会,例如博客,获取信息,加入虚拟团体或发送和接收电子邮件,都不需要最新的信息技术。”

  “具有网络功能的电话允许人们访问这些服务,而公共图书馆等公共互联网设施可以帮助人们上网,而最初的个人家庭上网费用太高。”

  如果当前提供卫星互联网的计划成功,那么在实现通用互联网访问方面将迈出一大步。SpaceX计划在地球周围发射12,000颗高速互联网卫星,这些卫星可以提供比现有光纤电缆快50%的数据传输速度。我们的目标是到2027年使这套卫星运转起来,从而为世界上一些偏远地区提供互联网。

  无论是传统的电信还是基于卫星的互联网,其目标都应该是大大提高宽带的承受能力。根据万维网基金会(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的说法,只要一千兆字节的数据花费不超过一个人每月收入的2%,就可以认为Internet负担得起。如今,有23亿人负担不起互联网访问费用,而在数字时代,这简直是无法接受的。在许多方面,当今缺乏互联网访问带来的机遇负担与一个世纪前没有电力一样。

  想象一下,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访问互联网,社会可以带来什么样的进步。宽带连接具有弥合教育鸿沟,改变学习方式和提高全球化经济技能的空前潜力。发展中国家的学生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访问著名大学的图书馆,失业者可以在其他领域进行培训并改善他们的工作前景,个人可以找到可以改善当地经济并提供就业机会的数字化创业公司。


本文链接:http://www.zjddzb.com/tongji/55.html